泰兴市法治文化剧本 《拍广告》
2020-01-08 14:46:19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时间:现代。地点:江南山村农家。人物:毛小霞——女,18岁(简称霞)。小霞妈——40多岁(简称妈)。乔大晃——男,30多岁某药厂老板(简称乔)。[幕启,江南山村农家院门至堂前,阳光初照,畜鸣禽啼。小霞妈从
时间:现代。
地点:江南山村农家。
人物:毛小霞——女,18岁(简称霞)。
      小霞妈——40多岁(简称妈)。
      乔大晃——男,30多岁某药厂老板(简称乔)。
 
[幕启,江南山村农家院门至堂前,阳光初照,畜鸣禽啼。小霞妈从屋内走上。]
妈(唱)  望女成凤十八春,
          一朝喜讯传山屯。
         小霞她理科全省考第一,
         被录取名牌大学上京城。
         手捧入学通知书,
         我先喜后愁心如焚,
 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开学报到日期临,
         六千元学杂费难煞一家人。
(朝内咕)小霞、小霞!
霞  哎!(上)
妈  小霞,你看这录取通知书上的开学时间,还剩三天了吧?唉,要不是你爹死
的早,又抛下这一屁股,我……(忍不住抹眼泪)
霞  妈,你别着急,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。
[乔老板手提大箱小包匆匆上,敲门。
乔  请问,这是毛小霞的家吗?
霞  (开门)先生,你有什么事?请进屋来说吧。
乔  (上下打量,操广东噪音口音)这位小姐,我敢肯定,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全
省理科高考状元毛小霞啦!你高考总分是688分,被北京的名牌大学录取啦。
我的眼力不错吧?
妈  是呀,是呀,她是我女儿,我是她妈。
乔  哎呀呀这位大婶,你真有福气,养了这么一个全省都有名片的小状元啦!
霞  这位先生,你从哪儿来?有什么事吗?
乔  毛小姐,我刚从省城过来,是专门来找你的啦,这是我的名片。(恭敬地双
手将名片捧给小霞)
(唱)鄙人名叫乔大晃,
      制药作坊当厂长。
      我有一种新产品,
      叫爵士营养口服浆……
霞、妈  什么?鸡屎营养口服浆!
乔  不是,不是,是爵士营养口服浆!
(唱)这种产品销路广,
      还需电视把名扬。
      只要你帮我拍广告,
      (拉开皮包拿出一迭钱晃晃)
      五千元给你作报赏!
[将钱放在桌上。
霞  你给我五千元?
妈  (惊喜地)这是……真的?
乔  那还会假?
妈  这合适吗?
乔  你跟我合作,我给你报酬,现在是商品经济社会,当然合适啦。
霞  这位乔老板,拍广告是要大明星、大名人来做的,我能行吗?
乔  哎呀呀,毛小姐,你现在就是大名人啦,你上电视一说话,广大的人们肯定
会相信的啦。
妈  这就好,这就好!我们家小霞呀,从小嗓门就好听,说话唱歌,其实比那电   
视明星也差不了多少哩!
乔  当然,当然!
霞  这位乔老板,你说要我帮你拍广告,不知道是拍什么广告?我又该怎么帮你
拍呀?
乔  别着急啦,先看来当导演。你是演员,你就照样子做。(从提包里拿出一个
花花绿绿很显眼的盒子,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只贴有“爵士营养口服浆”
商标的瓶子,摆开姿势,拿腔捏调地)我是2006年全省理科高考状元毛小
霞,总分成绩668分,被北京的名牌大学录取。大家要问我每天喝的是什么,
我就喝这爵士营养口服浆!青少年朋友们,只要你们天天都喝这爵士营养口
服浆,名牌大学就会向你招手!相信我,没错的……
霞  (为难地)乔老板,这广告我……
乔  哎,这是很简单的啦!(将小瓶子递到小霞的手里,然后打开箱子,拎出摄
像机扛在肩上)毛小姐,没关系的,你就照我刚才的样子来一遍啦。
霞  (看着瓶子,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)对不起,这广告,我不拍。
乔  毛小姐,你不拍?为什么?
妈  傻丫头,为啥不拍?这一拍就挣大钱了,五千块哩。
霞  挣大钱的不是我们,而是人家老板。
(唱)天下的孩子千万万,
      哪一个不想当状元。
      五千元给我作报酬,
      不过是替他大宣传。
妈  (对乔老板打圆场)是呀,是呀,你们这些老板真会做生意,这广告拍了电
视里一放,成千上万的中小学生,都要来买这种“鸡屎浆”了,你可以赚大
钱,发大财啦!我家小霞不肯邦拍,是嫌你给五千元太少了。
乔  好好好,我再加一千元。(放下摄像机,从皮包里又拿出一迭钱拍在桌上)
六千元,这下总可以了吧?
妈  (开心地)拍,小霞啦,拍!(拿起瓶子塞到小霞手里)
乔  (扛起摄像机对好镜头)准备,开拍!
霞  (双手抱胸,歪起头闭着两眼不动)
乔  毛小姐,我的机器已经开动了,你怎么不开始啦?
妈  小霞,死丫头,你快照着乔老板导演的样子说话呀?快呀?
霞  妈!
(唱)这爵士营养口服浆,
      它酸甜苦辣臭或香,
      我从未闻过也从未尝,
      怎么能红口白牙学撒谎?
妈  (唱)你管啥撒谎不撒谎,
          如今这种事太平常,
          电视里广告比牛毛多,
          谁有本事去问清爽?
          眼下图的是六千元,
          没钱你大学没法上。
霞  这……
乔  毛小姐,你母亲说得很对。我认识好多很有名气的朋友,他们就是靠拍广告
挣大钱发财的啦。
(唱)戏台上一副黑脸演老包,
      到后台油彩一抹数钞票,
      天底下谁不想把钱赚,
      到头来全他妈老一套。
      你只要学说几句话,
      六千元现钞就姓毛,
      这一笔交易“短平快”,
     比毛阿敏的效益还要高。
     常言道,世上“有奶就是娘”,
     你何必钻进牛角尖不开窍。
怎么样,毛小姐,我们还是重新合作,再来拍一次?
妈  对,重拍,重拍。
霞  我不拍。
妈  (生气地)小霞,你给我拍,重拍!
霞  (倔强地)我就不!
妈  你……(气得脱下鞋围着桌子追打小霞,却误打着了乔老板)哎呀呀乔老板,
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
乔  (咧嘴揉着被打的地方)没关系,没关系的啦!
妈  哎呀呀,我的小祖宗,我求求你了,小姑奶奶!(气得一屁股坐下,伤心地)
唉!
(唱)十八年含辛茹苦把儿养,
     容得小霞脾性犟。
     她可知天下的父母心,
         她可知求钱恰如火上房?
         鸟儿未飞翅膀硬,
         难道她偏要把娘心伤?
乔  毛小姐,这广告你到底是拍,还是不拍?要是不拍的话,(拿起桌子的钱晃
晃又丢下)我可是要把这钱拿走啦。
霞  慢,你先让我……想想。
乔  好,我给你考虑十分时间啦。(转至一旁,翘起二郎腿坐下)
霞  (唱)看妈眼里泪汪汪,
          小霞我心中起波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十八年风里雨路漫漫 ,
          妈为我吃尽人间苦,
          妈为我劳作憔悴早,
          妈为我夜夜日日寄希望,
          我怎能由着脾性犟,
          冷却了慈母苦心肠?
乔  (唱)心急喝不得热粥汤,
          我耐心等候在一旁。
妈  (唱)丫头她要是不肯拍,
          六千元到手也泡汤。
乔  (唱)有钱就能使鬼推磨,
          成不成看这毛姑娘。
霞  (唱)倒不如把这广告拍,
          六千元拿来把大学上!
(拿起爵士营养口服浆瓶子,稍顷又坚决地摇头)
      小小瓶儿手中拿,
      叫我冷静再思量。
      我若是图这六千元,
      伪劣品就要美名扬,
      我若是图这六千元
      无辜的人们要上当。
(犹豫、徘徊)
妈  (端茶走到乔老板旁赔笑脸)乔老板,你喝茶,你喝茶!
乔  大婶,你要让你女儿听话,六千元呀,这个机会太难得啦。
妈  (走到小霞跟前)小霞,这些天家里愁来急去,还不就是为差你上大学的六
千元吗,现在这六千元钱到了眼前,手不动脚动就能拿到,真是打着灯笼也
难找的好事呀,你怎么就……
霞  这钱,要不得!
妈  一不是偷,二不是抢,为啥就要不得?
霞  妈!
(唱)小时候,你就要我做老实人,
      牙牙学语记忆深;
      在学校,老师的教诲也难忘,
      为人说话要真诚;
      将后来,人生的路途漫漫长,
      虚假作为难立身。
      电视前,留下了骂名一声,
      去上大学心何忍?
      我宁可无钱圆学梦,
      也不能愧对千万个读书的孩子们!
妈  这,左也难,右也难啊,唉!(走到乔老板身旁,赔着笑脸)乔老板,
    我家小霞从小娇惯的,这丫头说话,呃,你不要见怪,不要见怪呀。
乔  没有关系,没有关系的啦。
   [妈走到小霞身旁,烦躁地拿起一把扇子,使劲地扇着风。
霞  妈,这天真热,我给你拿清凉油。(拿清凉油盒子打开,给妈的胳膊、额角    
上涂抹),妈,怎么样,清凉吧?
妈  (稍顷,不舒服地)哟,这清凉油怎么抹了,怎么倒又痒又疼啊?
霞  (上前细看,吃惊地)咦,瞧你这,红了,哎哟妈,都肿起来了!
妈  天呐,这是什么清凉油!
霞  是“金花牌”清凉油,妈,你忘了,是前天你自己买的。
妈  电视里明明说这种牌子的好。
霞  是呀,那个大明星天天在电视里举着这种小盒子说:“金花牌清凉油,送给   
你全新的享受!”
乔  (在一旁沉不住气)哎哟哟,哪壶不开提哪壶呀,坏了,坏了!
妈  天呐,这是什么享受?骗人害人的假广告,那个大明星真不是个东西!
乔  (旁自语)我要沉住气,耐心等待。我相信,只要有钱,没有办不成的事情。
霞  (拿来毛巾替妈擦洗)妈,那我问你呀,现在这“鸡屎营养口服浆”的广告,   
只要我学着说一遍,人家就给六千元哪,还要不要?
妈  这……(沉思)
(唱)捧着火辣的手臂膀,
      我又气又恨好懊丧,
      看来女儿的一席话,
      真要我细细掂分量,
      伪劣商品人人恨,
      帮他撒谎人人骂。
      若是图这六千元,   
      真假不辨说瞎话,
      我愧对苍天心难宁,
      走路也会被戳脊梁。
小霞、妈刚才……一时糊涂,看来还是你说得对。我们毛家的祖祖辈辈,从
来就没做过缺德事让人家骂过!
霞  咱们人穷志不穷,为了几千元钱,就给人家当活道具,做哈巴狗,将来人前
人后地被人家骂,被人背后捣指头,实在划不来。
(唱)为钱不能心窍迷,
      低头折腰弯胸膛。
      为钱不能短了志,
      贱卖人格把奴隶当。
妈  天无绝人之路,
(唱)哪怕我,卖房借贷凑学费,
      也不为这六千元失天良!
霞  妈,你想通了?
妈  嗯,这“鸡屎口服浆”的广告,他别说是给六千元,就是给六万元也不拍了!
霞  哎,叫我说呀,这个乔老板既然找上门来了,还是索性就给他拍一次吧。
妈  怎么,你还要拍?
霞  妈。(耳语)
妈  好,就这么拍?
乔  (上前)毛小姐,你们想好了?同意拍?
霞  拍!
乔  (喜出望外地)这就太好啦,看来毛小姐还真是个开窍的人啦。
霞  不过,我还有个小小的条件。
乔  只要你能跟我合作,什么条件尽管讲啦。
霞  我想,和我妈两人一块儿拍。
妈  (拿起桌上的钱递到乔老板手里)这钱,你还是先拿着,拍好了,你留下,
拍不好,我们分文不取。
乔  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啦。(扛起摄像机对镜头)准备,开拍!
霞  (扮演员的样子)我叫毛小霞,是2002年全省理科高考状元,总分668分,
被北京名牌大学录取。
乔  (得意地)好,好!
妈  (举起瓶子)我是毛小的妈,要问我家小霞每天喝什么?
霞  我就喝长江大河里的水,这“鸡屎营养口服浆”么,我从来没喝过!
乔  哎呀呀,这拍的是什么广告哇……(气急败坏,软晃晃地向地上倒下去)
[幕后合唱:高考状元毛小霞,
          心纯似水美如花,
          虚假广告拒门外,
          诚信美德人人夸!
[幕落。
 

相关热词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