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雨夜
2014-09-15 18:23:12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那个雨夜张乐时间:夏季的一个雨夜。地点:家中。人物:哥哥、妹妹。【幕启。舞台上设置一屏风和一张简易的单人床,床边的床头柜上有水杯、电话机等物。【闷热的夏夜,远处隐约传来雷声,淅淅沥沥的细雨敲打着窗
那个雨夜
张乐
时间:夏季的一个雨夜。
地点:家中。
人物:哥哥、妹妹。
【幕启。舞台上设置一屏风和一张简易的单人床,床边的床头柜上有水杯、电话机等物。
【闷热的夏夜,远处隐约传来雷声,淅淅沥沥的细雨敲打着窗棂,使人觉得烦燥不安。
【妹妹撑把雨伞,从夜色中慌忙跑进来。她顾不得身上的雨水,放下伞急切地冲进屏风后面……透过屏风后面昏暗的灯光,我们看到她翻箱倒柜急切地找寻东西的剪影。片刻,她终于找到了她的所需,坐在地上贪婪地吸吮着。
【这时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,本能的害怕袭来,她一阵颤抖。警笛过后 ,她慵懒的走了出来,躺在床上……突然电话铃声大作,她吓得缩作一团,惊恐地盯着电话。铃声响了一会儿终于停了,她长吁一声气,拿起水杯刚想喝水……
哥哥:(穿黑雨衣背着个包,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,急匆匆上,敲门)
妹妹:(吓得她手里的水杯落地,警觉地)谁?
哥哥:是我。
妹妹:你是谁?
哥哥: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?
妹妹:(惊讶地)哥哥?!
哥哥:妹妹,快开门!
妹妹:(迅速开门,高兴地蹦了起来)哥哥!真的是你?我不是在做梦吧?
哥哥:不是梦,我的傻妹妹。(亲昵地刮一下妹妹的鼻子)
妹妹:(抱着哥哥)哥,你终于回来了!(欲流眼泪)人家都快想死你了!
哥哥:(轻轻抚摸妹妹的头发,声音有些哽咽)哥知道,知道。别哭,哥不是回
      来了嘛。你应该高兴才对啊。
妹妹:嗯,哥,你一定累坏了吧?快坐下歇歇。(欲倒水,发现茶壶里没水)我
      给你烧水去。(欲走)
哥哥:(急忙叫住)别忙了,快过来,让哥哥好好看看。
妹妹:嗯。(蹲在哥哥身边)
哥哥:(端祥着)瘦了,也憔悴多了。是不是工作太累了?
妹妹:不是。(转脸,掩饰)是想哥哥想的,你都一年多没回家了。
哥哥:是哥哥不好,把你一个人留在家,以后啊,哥哥尽可能多回家照顾你。
妹妹:(撅嘴)这还差不多。
哥哥:(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)哥给你买的。你猜,是啥?
妹妹:耳环?(哥摇头)戒指?(哥摇头)手链?(哥摇头)项链?
哥哥:OK!给。
妹妹:谢谢哥哥!(打开看)哇塞!还是我的生肖项链呀?
哥哥:上面的小猪头好看吧?
妹妹:好可爱呀!我喜欢。
哥哥:来,哥给你带上。(帮妹妹戴上)哎,妹妹,哥上次给你的玉佩呢?你怎 
       么没戴啊?
妹妹:我……今天忘戴了。
哥哥:这么大的人了,还改不了丢三落四的毛病。(从自己脖子上取下玉佩)咱
      俩这对玉佩可是爸爸妈妈留给我们的传家宝,也是我们兄弟相认的唯一
      标识,你可千万别弄丢了。
妹妹:(掩饰着)哦,知道了。
哥哥:好了。哥坐了一天一夜的车,又累又饿。你去给哥弄点吃的,哥先在沙
      发上休息一会。
妹妹:嗳。(欲下)
哥哥:哎,妹妹,咱们家沙发呢?
妹妹:(紧张地)沙发?
哥哥:就是去年我回家买的那套真皮沙发?
妹妹:真皮沙发?
哥哥:对。原来就摆在这里的,沙发的颜色还是你挑的。
妹妹:你是说,那套我特喜欢的苋色真皮沙发?
哥哥:对对对,你把它放哪儿了?
妹妹:(想办法撒谎)我……我把它……送人了。
哥哥:送人了?
妹妹:嗯,我有一个小姐妹买了一套新房,啥都有了,就缺一套沙发。她特喜
      欢我们家的这款沙发,我就送给她了。
哥哥:那可是你最喜欢的款式,我们跑了好多家具店才买到的。
妹妹:我知道,我知道。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不在家都是她经常照顾我的,
      所以……(偷偷看着哥哥)哥,你生气了?
哥哥:没有。哥只是觉得很难再买到同样你喜欢的东西,有点遗憾。
妹妹:没关系的,以后我们可以再慢慢挑选呀。
哥哥:好吧,那哥到里屋躺一会儿了。(入屏风后)
妹妹:(目送哥哥下,急忙翻哥哥的包)
哥哥:(迅速出来)妹妹!
妹妹:(一惊)哥……
哥哥:我们家的电视机和电脑呢?
妹妹:哦,坏了。拿去修了。
哥哥:都坏了?
妹妹:都……都坏了。哥,我给你去开点吃的。(急忙脱身)
【一声闷雷划过。
哥哥:这鬼天气,又闷又热。(四处找空调遥控器,大声地)妹妹,你把空调遥
      控器放哪儿了?唉!这个傻丫头。(忽然发现墙上的空调没有了)咦?空
      调呢?(跑到屏风后,旋即又出来)家里的空调怎么都不见了?(突然
意识到了什么)玉佩、沙发、电视机、电脑、空调……(一阵冷颤)不!
不可能,不可能(发狂地)妹妹,妹妹,你给我出来!
妹妹:(端一碗面怯生生地上)哥,这是你最爱吃的蚬子粥混沌。
哥哥:空调呢?(大喊)我问你,咱们家空调呢?
妹妹:我……卖了。
哥哥:卖了?
妹妹:嗯。
哥哥:去年我临走时给你存的钱,你都花完了?
妹妹:嗯。
哥哥:什么?十几万块钱你都花完了?
妹妹:(流泪)嗯。
哥哥:胡扯!你给哥说实话,是不是钱被别人给骗了?
妹妹:(摇头)
哥哥:你是不是好上赌博了?
妹妹:(摇头继而又点头,觉得这是个好借口)对对对,一个人在家有时候很无聊,所以就……
哥哥:所以你就和人家打麻将赌博,越陷越深不能自拔?
妹妹:(拼命地点头)
哥哥:混账!哥哥从小怎么教育你的?临走之前又是怎么交代你的?你说呀?
你说呀?!
妹妹:(诺诺地)哥哥常说有两样东西不能碰,一是赌博,二是毒品。
哥哥:可你呢?……你哑巴了?
妹妹:(哭)
          【突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。妹妹本能的吓得往后退。哥哥欲接电话。
妹妹:(急忙制止)哥!别……别接电话。
哥哥:(瞪一眼妹妹,拿起电话)喂?……我是她哥,有事跟我说吧。她欠你们的钱?……什么?……(电话掉落在地,死一般沉寂。)
【一声炸雷,大雨瓢泼。
哥哥:(呆呆的)你过来。过来!
妹妹:哥……
哥哥:(歇斯底里地)你好糊涂啊!(抬手给妹妹一记响亮的耳光)
妹妹:(哭喊)哥……
哥哥:告诉我,谁卖给你的毒品?说!
妹妹:(眼泪汪汪的看着哥哥)李……李阿东。
哥哥:(一惊,倒退几步)李阿东?谁?就是那个剃光头,留着赖腮胡子的李阿东?
妹妹:前几天,他已经被公安局抓走了。
哥哥:(突然猛抽自己双脸)我该死!我该死!我该死!
妹妹:(见状,猛地扑向哥哥,抓住哥哥的双手哭着哀求)哥哥、别这样,别这样。我错了,都是我错了。我原以为吸两口闹着玩没事的。可没想到,没想到我不仅把你留给我的钱吸光了,还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吸光了,还……还欠了好多好多的债。
哥哥:(揪心的疼)别说了!你……别说了。
妹妹:哥……
哥哥:你什么都别说了。(转身走向妹妹)别怕,别怕。(一把把妹妹揽在怀里,浑身颤抖着)有哥哥在,你什么都不用怕。
妹妹:哥,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?
哥哥:(掩饰着)没……没事儿。妹妹,打小咱就没有了爸妈,你是哥一手带的。咱俩相依为命走到今天,你就是哥哥的全部,你知道吗?
妹妹:我知道。
哥哥:哥想让你过上好日子。为了你,哥什么都愿意去做,可是你……你怎么会……(猛锤头)我真该死啊!
妹妹:(哭着拉住哥哥的手打自己的脸)哥,我错了。我对不起你!以后再也不敢了,要打你就打我吧。你打呀,你打呀!
哥哥:听哥的话,赶紧去戒毒所把毒瘾戒了。毒品沾手,死神握手!否则,你这一辈子都完了,你知道吗?
妹妹:嗯,我知道。
哥哥:(平静一下,故意地)噢,哥忘买烟了,你帮哥出去买包烟好吗?
妹妹:嗯。(欲走)
哥哥:(急忙叫住)妹妹!
妹妹:哥,还买别的什么吗?
哥哥:(拿起伞递给妹妹)不……不用了。天黑路滑,注意安全。
妹妹:嗯。
哥哥:你去吧,快去快回。
妹妹:嗳。(接伞下)
【哥哥目送妹妹下,转身环视家里的一切。他缓缓的从包里拿出纸和笔,迅速给下留言,然后含泪吃了几口蚬子粥馄饨,最后无限留恋的再次环视家里的一切,转身抹泪速下。
【片刻,妹妹拿着烟上。
妹妹:哥,我给你买了你最爱抽的黄鹤楼。(发现哥哥不在)哥,哥!(突然看到床头柜上的一切,急忙拿起信)
         【哥哥的画外音:“妹妹!哥哥走了,这一走怕再也回不来了。哥一直都想让你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,哪怕铤而走险,甚至犯罪。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,我最最心爱的妹妹竟然毁灭在我的手里。……你从李阿东那里买的毒品,而把毒品贩给李阿东的人正是我——你深爱的哥哥啊!……我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爸爸妈妈,我更无脸面对我最心爱的妹妹。哥最后再求你一次,赶紧去戒毒所,这是你获得新生的唯一出路。我的好妹妹,哥哥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,只有去自首我的心里才能得到一丝安慰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【警车呼啸而至,警笛声、刹车声、雷声混为一体。
妹妹:(触电一样跃起,大喊着冲向门外)哥哥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伴随着肆虐的雨声,一束冷冷的光照射在生日蛋糕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幕落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雨夜